北京视觉健康之——青少年视觉健康!

 
青少年承载着我国的未来,少年强则国强。如今青少年近视问题,已经严重影响青少年健康,这也是老生常谈的一个问题。下面北京童年眼科就为大家讲讲青少年的视觉健康问题。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 
青少年轴性近视不可逆!
 
近视的分类很多,常见的分类是轴性近视和屈光性近视。轴性近视,是儿童青少年最常见、占比最高的近视类型。眼轴的增长是引起近视的根本原因,眼轴的生长就像身高的增长,是一个单方向,不可逆的过程。
 
目前,甚至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如此(未来的医学发展,无限可能)。在强调一遍,轴性近视目前不可逆!
 
度数还在,号称提高裸眼视力/摘镜的方法都是智商税!
 
近视的度数是导致裸眼视力下降的根本原因,只要度数还在,裸眼视力就不会回到近视前的状态。
 
有很多号称可以治愈近视、摘掉眼镜、提高裸眼视力的方法,就是欺负家长的信息不对称。治愈和摘掉眼镜(近视手术除外),就当个笑话听听就可以了。
 
至于提高裸眼视力,一直都存在类似的方法,用于治疗弱视。对于矫正视力正常的近视儿童青少年,靠脑视力(视觉训练、弱视训练等等)训练是没必要、没意义的。
 
第一,矫正视力本来就是正常的;第二,虽然可以提高裸眼视力,但幅度有限,远远达不到摘镜的程度。停止训练后视力还会回退;第三,还有可能加快近视的发展。
 
对于近视伴有弱视的儿童青少年,此类的训练是非常有必要的。训练的目的并不是摘镜,而是提高矫正视力(戴眼镜的视力)。此时,提高矫正视力的意义要远大于近视增加的潜在弊端!
 
儿童青少年验光,要不要散瞳?
 
很多家长听到散瞳就害怕,谈散瞳色变!10个家长可能能说出11个关于散瞳危害的谣言。
 
在没有确切的安全机制、临床依据支撑,不可能在全国范围、医疗机构大面积的开展一项医疗行为。换句话说,散瞳在绝大多数时候至少是利大于弊的。
 
当然,不能否认有很多机构存在过度的医疗行为,也并不是每一次验光都必须散瞳。散瞳的原则,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决定。
 
在专业人员的监控下,散瞳是一项相对安全的医疗行为。不必排斥!
 
假性近视不是“近视”!
 
假性近视从医学定义上来说并严谨,只是生活中一种通俗的说法,医学定义上也并没有假性近视一说。
 
准确的说,应该叫调节性近视。是调节紧张所致的,和轴性近视完全是两回事。这种调节紧张的情况可以存在于任何年龄段、任何屈光状态下,并不是儿童青少年的专属。
 
散瞳后可以确定是真性近视还是假性近视。
 
假性近视的存在,至少说明在过去某个时间段用眼的过度或者不健康。真性近视并不是由假性近视演变而来,伴随假性近视的不良用眼习惯才是导致真性近视的更直接原因(也有可能是基因的问题)。
 
很多家长在知道自家孩子是假性近视后,喜忧参半!希望寄托于某些药物或者产品来预防或者延缓假性真性近视的到来。担忧的时候不如思考一下过去孩子的用眼习惯和用眼压力,相比药物和某些产品,这个来的更确切、更实际、更经济!
 
我家孩子怎么就有散光呢?
 
相比于近视,家长对散光要陌生的多,并不是知名度,而是对散光到底是什么东西陌生。
 
简单的说,散光就是一种眼睛整个屈光系统在二维成像上的不平衡,是一种二维成像的瑕疵。
 
散光并不是什么稀罕物,人群中绝大多数都有散光。只是有些人的散光对视力以及视力的发育造成了影响,为了不影响视力和视力的发育,需要对这一类散光进行戴镜矫正(矫正视力,并不是矫正散光、治疗散光)。
 
对于大部分人而言(非疾病导致的散光),散光的存在基本是发育异常导致的,即天生的。这个不会有什么大幅度的变化,不会大幅度的增加,也不会大幅度的减少。
 
儿童青少年近视到底要不要戴镜(框架眼镜)?
 
这个问题,可能是很多家长都很关心的问题。戴不戴?怎么戴?看远戴,看近不戴?看远看近都戴?
 
说实话,这个问题比较复杂。这其中不仅涉及眼健康的问题,还有个人实际需求的问题。
 
见过很多固执的家长,孩子近视2、3百度了,就是不让孩子戴镜。家长不想戴镜的最常见的原因是,家长认为戴镜后度数会越来越高。
 
家长的担心是对的,处在发育期的儿童青少年近视机制一旦打破后,近视的度数往往会随着身体的发育而增加。但是,度数的涨和眼镜没有关系,是由发育特点、用眼习惯等多方面因素共同决定的。
 
比如,近视前的一些高危因素,近视基因和用眼习惯并不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消失,像近距离用眼的强度会随着学业压力逐年增大。
 
近视了戴镜除了为了获得清晰的视力,更是维持正常的单眼和双眼视功能。从眼健康的角度,无论近视度数高低,都要戴镜,远近都戴。
 
而近视不戴镜,看近不戴镜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看成变相的欠矫组。结合过往的一些研究可以得出类似的答案。排除个体差异,戴镜的总体上是利大于弊的,对绝大多数儿童青少年是是适用的。
 
角膜塑形镜是控制近视的有效手段!
 
从中央离焦到周边离焦的发展,是潜在近视进展理论的发展。
 
这么多年的临床结果已经证实,框架眼镜对于近视的控制是微乎其微的。虽然近视的确切机制尚未完全十分清楚,但不影响有控制近视进展的方法和产品。
 
虽然角膜塑形镜用于近视的控制也就是近10几个年头的事情,但是从目前的大量研究可以证实,角膜塑形镜对于延缓近视的进展确实是有效果的。
 
但是,角膜塑形镜并不是对于每一个人都是有效的。就想不是每个人都对青霉素/头孢敏感一样。角膜塑形镜控制近视的不佳率,有研究称是和目前没法对视网膜离焦量进行定量有关。
 
近视防控利器,低浓度阿托品!
 
除了角膜塑形镜外,低浓度阿托品是控制近视增长的有效手段。低浓度阿托品在新加坡、中国台湾、中国香港已经走向了临床应用。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国家药监局一直没有批准期临床应用。
 
对于阿托品适应症的把握、用药本身的安全性、用药环境的安全性等,在有了我们自己的充足临床研究后,会有一个结果(中国青少年近视是一个庞大的群体)。
 
国内某药企获得了低浓度阿托品的生产资格。近期其旗下的网上医院,在充分的问诊后可以购买到低浓度阿托品。自行配制/购买使用低浓度阿托品的儿童青少年,建议要在专业人员和医疗机构的监控下使用该药。
 
不是确定近视了才想起来近视的防控问题!
 
很多家长、医务人员并不是这样认为的,认为近视的防控问题是在近视之后的。近视的防控问题是一项十分庞大、复杂的系统工程,家长、医务人员、儿童青少年、社会认知度都是这个系统工程的重要环节。
 
任何一个个体的近视原因都是不尽相同的,不同的原因在每一个人身上具体占着怎样的比重这是很难去确定的。这也是到今天近视的具体机制仍然不是十分清楚的重要原因。如果近视和近视的防控没有这么复杂,中国的近视人口也不会马上占到总人口的一半。
 
对于家长和医务人员,需要转变思想:近视的防控是从近视前就要开始了。
 
假性近视的发生已经说明某些近视发展的高危因素存在了。这个时候就要着手近视的预防了。
 
比如近距离用眼的问题,这个因素可以说是很多儿童青少年近视形成和进展的共同因素。家长需要去找在过去一段时间,用眼的压力问题。如果只是散了瞳,然后就没事了,那么真性近视可能很快就到来了。
 
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,注意不注意都会近视,但是近视发生的越晚越好,这意味着近视发展时间线在缩短,成年稳定后的度数也会更低。
 
角膜塑形镜是对确定近视的儿童青少年使用的,只能作为近视的控制手段,不能作为近视的预防手段。低浓度阿托品一般也不用于近视前的预防,因为用药不确定利是大于弊。所以能做的就是从环境因素上去下功夫(近距离用眼的压力、电子产品的控制、不良的用眼习惯等)。
 
斜视/弱视!
 
以上所说的视觉健康问题主要是围绕近视,并不属于疾病的范畴,而斜弱视就属于眼科疾病的范围了。
 
斜弱视是影响儿童青少年视觉健康很常见的疾病。斜视和弱视在某种程度上有一定的联系性。比如有一种弱视类型是斜视性弱视,是斜视导致的弱视。
 
无论是斜视还是弱视,都是十分复杂的。一定要到正规的医疗结构进行治疗,这是保证有效性、经济性的关键。